California State Univ. at Fullerton福音聚会见证报导 | mainlandscholar.org

California State Univ. at Fullerton福音聚会见证报导

您的评定: 平均: 5 (1 票)
California State Univ. at Fullerton
8月22日福音聚会见证报导
会前
我们从UC Santa Barbara 回来后,匆忙做了个菜,大约四点半,弟兄就催促去Fullerton会所。坐上车上才知道原来爱宴在晚上六点半开始。我一开始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早去。弟兄说,他和另外一个弟兄约好五点一起为福音聚会祷告,因为Fullerton的圣徒们接触了一些大陆大学的教授,弟兄们很有负担为他们祷告、传福音,使他们能够得着主完整的救恩。
 
我们五点到了Fullerton召会会所。因着是第一次来,我就楼上、楼下、院子前后走了一圈,越看越喜欢。期间,两位弟兄一同祷告。约六点,弟兄姊妹陆续到了。几个弟兄就到房间里继续去祷告。后来听说弟兄们跪下来,围成圈大声祷告,后来英语的负责弟兄也加入祷告的行列。我则帮姊妹们预备饭食。
 
不久,弟兄姊妹和朋友们陆续来到。大家三三两两地交谈着。那些教授访问学者们和几个新生都在会场坐着,弟兄姊妹们到他们那里,向他们问寒问暖,和他们攀谈起来。六点半左右开始祷告,爱宴。弟兄姊妹配搭很默契,都找一两个福音朋友,和他们坐在一起,同他们谈话。我也找一个福音朋友,她是江西一所大学的教授。我问她来美国半年对美国的印象如何?于是我们从外面的景观,人的价值谈到人灵里的需要。我们谈得很投缘,我感觉她离主非常近。

诗歌
饭后,弟兄们鼓励福音朋友和弟兄姊妹坐在第一排。赵姊妹响应弟兄的提议,带三个福音朋友坐在第一排。音乐声响起,诗歌是“祂是一切最亲”。带领诗歌的刘弟兄嗓音可真洪亮。弟兄们唱完后,姊妹们唱。她让姊妹们轻声唱高音,刘弟兄唱低音,加上钢琴的伴奏,优美、柔和的歌声,沁人心肺的乐曲,从每个人的心里经过、流出,像潺潺的溪流流入每个人的心底,触到每个人的内心深处,喜乐平安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。“-----无穷喜乐原因,年日移换不改,祂是一切最亲---我所一切最爱。”

见证
两首诗歌过后,有弟兄姊妹作见证。楼姊妹亲切地对诸位讲诉她蒙恩的见证。姊妹在大陆学业优秀,从小学到到大学一路被保送。来到美国时,心中骄傲而拒绝福音,到后来,她谦卑在神的面前,在一次福音营里受浸归入主名。她感慨地说,虽然她如今在大学里教书,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,但她到美国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主,成为神的儿女。接下来,冯弟兄讲诉他如何在清华大学,因同宿舍的同学研究厚黑学(“作人脸皮要厚,心要黑”),使他感受到人性的不可靠,于是出国打拼,想要找到人生的真谛实意。结果发现美国也不过如此,在他灰心丧气的时候,有基督徒朋友来拜访,从此他的脚被引导平安路上,使他这卑贱无望人得享天上乐。他接着讲诉在华尔街工作的他,如何亲眼见到世贸大厦的顷刻倒塌,和他最后工作的百年老店-雷曼兄弟的惊人破产。谁还敢把自己的身家性命,压在这些无定的物质财富上呢?

信息
两个见证像两个铁锤一样,重重地砸在每个人心上。白弟兄接着讲他是在国内拿到博士,受到最完整的无神论教育,到了美国一年就找到了令人羡慕的工作。当他正踌躇满志想,要以他的有四十多项专利的老板为榜样,以得诺贝尔奖为人生目标的时候,他 的这位上司一次中风成了植物人,公司的副总裁难过地说:他们失去了一个宝贵的大脑。不幸的是,第二天他的老板中风,人就这么去世了。弟兄去参加老板的葬礼,在遗体下葬时,犹太人拉比读旧约圣经:“尘土仍归尘土…”弟兄突然醒悟:我努力打拼,或许可以取得 和老板一样的成绩,可是结局就是尘土仍归尘土吗?不,我们的人生是要日日唱着上行诗。我们有幽暗的人生,可是基督是大光,是真光,是 生命之光;我们的人生是风雨的人生,可是基督是帐篷,是我们的避难所,是我们的藏身处;我们的人生也是疲乏的人生,可是基督是磐石,是活水的河流,是大磐石的影子能拯救我们脱离虚空的人生,动荡的人生, 干旱的人生以及疲乏的人生,当我们把这位生命的救主接到我们摇曳的人生小舟上时,是何等抛锚稳妥,是何等有盼望的人生!!这 么一位丰富的救主如何得到,弟兄接着交通:得救的路是要转向祂,呼求祂,并且要信而受浸。弟兄带大家一起呼喊主的名。

呼召
当弟兄呼召受浸时,坐在第一排的赵姊妹左手拥一个、右手拉一个,邀请新生走上去,有三位新生和她一起上去,陆续又有几位站起来。当晚有三位第一次来的新生受浸,阿利路亚,荣耀归主!
 
受浸过后,我们又上去和周围的几个教授朋友交谈。他们都愿意信主。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所以不方便受浸。我和其中一个教授讲诉我得就的经历,她非常有感觉。楼姊妹过来,邀请她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,当福音朋友跟着姊妹祷告时,眼泪禁不住流出。其实他们中间大多数的人都得救了,我们只能祷告主,给他们预备合适的时间和场合,能受浸归入主名。